2010房屋委員會委員林翠蓮女士致辭全文

房屋委員會 主席鄭汝樺女士

由73年至今已有37年,公屋的政策在房委會修修補補下,雖然有好一些改善措施,但去要求一個這樣「年代久遠」的政策,去完全切合2010年的情況,好像要求有點過份。 但隨著時代急速轉變,公屋的政策一定需要與時並進,所以,我建議當局必須從今日起重新檢視公屋政策的每一個細節,以令政策追上時代,並能應付今後至少5至10年的需要,其中建議包括:

 

1.  
 全面檢討規定的最高入息及總資產淨值限額
  特首在5月7日曾表示明白:「…社會上有一批市民,收入或資產已超出入住公屋的資格…」。 而這正是我這三年不斷於資助房屋小組提出的問題,因為現在公屋的申請入息限額的基制,並未有與時並進。
房 委會的主要目標,是協助有需要的市民安居樂業。以單身人士為例,每月收入有$7,401已超出公屋申請入息限額,要去住私樓。 以住房支出不超過入息50%計,他的租樓/供樓支出不能超過$3,700 (不計“住”,另外的$3,700還要支付 “衣食行”!),在預計未來連可能的加息1.5%,利息以4%計算,要買樓只可能找一間約$70-80萬的舊樓。現時的資產限額訂在$187,000更令 他們無法置業,因為在網上地產網頁中搜尋 $100萬以下的物業只有80個記錄,而$82萬以下的單位只有16個。 問人點買到樓?
 
就 算以入息中位數$10,450為例,如果一個單身人士的資產已有足夠的首期,假定他以每月約$5,000供樓,資料顯示有一間大埔墟/太和394 呎,售$135萬的單位,月供約$ 5,007可供他們選擇,但稍微大一點的屯門485呎的單位就要$155萬,只是月供   $ 5,749,但就可能會超出他們的負擔能力。
各位要留意一點,我能夠找到做例子的單位都在新界,如果該人士要跨區工作,單就交通費就會令他們很難生活。
過 去,我每次提出要檢討規定最高入息及總資產淨值限額,去幫助有需要的市民解決住屋問題時,署方的回覆都說是為了確保市民可三年內入住公屋,如增加某一個限 額,申請人的數字就大幅增加,令三年達標的確保就做不到。 但為了署方的「達標」,不去正視問題,我相信不會是香港政府成立房委會的原意。
所以,就以上情況,我促請署方去全面檢討房委會的 「規定最高入息及總資產淨值限額」,以切合今日的現實,幫助有需要的市民解決住屋問題。

2.
 改革富戶政策及租者置其屋的形式
  而富戶政策就是另一個要迫切考慮優化的問題。 在今日的富戶政策下,富戶達到某一收入額後,就必須離開公屋,或要把子女的戶籍刪除。
在 第一種情況,他們通常會找尋居屋,但今日由於私人市場的樓價太貴,令居屋市場的出售情況並不活躍。 而且部份居屋的年期已超過廿年,算是舊樓,雖然政府推出的活化居屋的政策似乎對舊居屋有所幫助,但力量始終不夠;因為只增加5年的時間,並不能減輕買主的 供樓金額及其壓力。
而第二種的情況下,當子女被刪除戶籍時,他們會在私人市場租樓、買樓或再另外申請公屋。 這種情況更會增加公屋及私樓的市場需求。
這些富戶其實十分希望進入居屋的市場,或從租者置其屋計劃中,購置現有的公屋。 但現在居屋停建,而「租者置其屋」就因為管理問題未能順利推行。房委會停止此兩計劃,令他們在未能負擔私人物業的樓價情況下,感到「流離失所」,市民的民怨就不斷增加。
故此,房委會應考慮優化「租者置其屋」模式,例如把新的屋村的其中一棟或數棟的公屋,整棟出售與現有公屋住戶,讓公屋的居民認知自己已經成為業主,及以重新訂立獨立大廈公契及作獨立管理,解決現時的公私混合管理的亂局,也為富戶建立出路,優化公屋資源。


3.
 檢討「租者置其屋」及「居屋」的補地價政策,確保政府資源用得其所,及設立限呎及限價土地政策配合
 「租者置其屋」及「居屋」是一個過度平台,令收入增加的市民離開公屋。 這政策精神不應鼓勵市民於「租者置其屋」及「居屋」進行炒賣,因為政府的福利政策精神,不應助長投機活動。 所以「租者置其屋」及「居屋」其實不應設補地價機制,只能為公屋居民服務。
而為令離開政府房屋福利的市民能夠有適當居所,政府需要確保小型樓宇供應正常,所以我們應推出有限呎、限價條款的土地供拍賣(例如60%樓宇面積有限呎、限價條款),令樓宇供應多樣化,不致為包裝上,單一的「豪宅」。
  
4.
增加土地解決建公屋的問題
 特首曾於2002年說過:「我們曾仔細探討其他機構在房屋方面的工作,發現有些地方值得特別注意。我們認為新房屋機構應積 極監察鐵路沿線及市區重建局的房屋發展項目,評估這些項目對政府房屋施政方針的影響,並在有需要時,就這些影響主動向房屋用地供應督導委員會尋求指引,以 求更好掌握房屋用地供應量。」
房委會的房屋用地供應稀缺,其中的原因亦包括房委會未能得到區議會的積極支持,而往往要用經年的時間商討,才能達成建屋的機會。 故此,我們應向政府主動向房屋用地供應督導委員會,提出我們的要求。
  
5.推出「流轉公屋」提高夾心階層置業機會
 除了檢討入息及總資產淨值限額外,房委會亦應制定可協助「夾心階層」的政策,令市民有喘氣的機會。
我認為,協助夾心階層的家庭及單身人士的住屋問題,應該以協助他們能儲蓄至夠錢上車買樓自住為目標,而這筆資金亦有助他們發展自己事業,加強社會階層的向上流動。
建 議增設「流轉公屋」計劃,協助夾心階層。 政府可撥出現有房屋資源,為合資格市民提供五年期的租約,而住戶需交同區市值租金,而政府會將此租金與公屋租金的差價為住戶儲蓄,把款項存放於一基金內。 市民如期遷出,即可取回「租積金」 ,而政府則可利用所收款項作投資,以取回基本樓宇翻新的費用。 如住戶提早遷出,只需繳交行政費及基本翻新的費用。
而資源方面,由於過往停售居屋時,試過把部份的居屋轉為公屋,故此同理也可轉為「流轉公屋」,此方案只須房委會在兩至三年內調撥五千至一萬個單位,進行試驗,在五年後再依據此計劃進行檢討。 相信一定能夠處理現時市民在住房方面的怨氣。
 
房屋的問題是香港市民的基本要求,政府在發展公屋的同時,亦應在土地的提供給公私營兩方面作出長遠的規劃。
我認為,香港的房屋問題,其實就是交通問題,地鐵沿線和郊區的樓價差別,根本就可以由交通時間和費用反映。 作為「運輸及房屋局」的局長其實你們應該比我更明白這個情況,不然,這兩個不同的範疇的工作,根本就不會放到同一個架構中。 故此,正確的房屋政策,加上「短加長減」的整體交通費政策,相信能夠協助解決市民「衣食住行」裡一半的情況。主席,我深切希望你能確切研究這問題。

多謝!
林翠蓮

詳細內容


       發佈日期: Thursday May 27, 2010 HKT

Copyright 2003-2016 cllam.com
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.com